作家是人民的作家

“深入生活  扎根人民”

文艺创作下基层采风素材日记(20180701)

苗满红

报送“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人员名单的通知:1、需征得本人同意,选择本地区优秀文艺人才5-10名,主要以文学类为主(文学类人才不得少于3人);2、下乡时间为1年,在基层时间不少于半年;3、下乡补贴将按照扶贫队员标准进行,市委宣传部将进行全程监督;4、该项工作是市委宣传部重点督办工作,请各单位主要负责同志知悉,高度重视,精心组织;5、正式文件随后下发至各单位,请各单位按要求格式把人员名单今天下午8点之前报czxcbwyk@163.com.收到请回复,谢谢!

这是7月1日县委宣传部给我的征求意见通知。我自己考虑了一会,立马决定先报,先把责任担当起来。然后在细节方面征求了我家属的意见,向我单位领导征求了意见,他们都非常支持我。我自己的思路是作家是人民的作家,党员是组织的党员。我既要志存高远,又要脚踏实地。既要把党交给的重点任务做好,还要把日常本职工做好。

今天是党的生日,也是我“新时代新担当新作为”的一个新挑战开始了!明年7月1日向党汇报成果!

不被聪明误

明前茶

        钟阿城先生在一次访谈中,教读者怎样判定一部作品是否伟大:要看它是否像几个聪明脑壳在打架。若像,写得再俏皮,也只能入畅销书排行榜,而不能入影响数代人的经典之列。

换句话说,如果一部作品中,让人拍案叫绝的比喻蜂拥而至,就像鸡尾酒里的冰块在咯啦咯啦碰撞,谁都想吸睛,谁都想出风头,这可不见得是一流作品。一流的写作往往没有这么聪明外露,总是隔了很长时间,埋头写作的人才想起他是个作家,要在比喻上精彩地露一手绝活,让读者击节叹赏。在此之前的漫长旅程中,作家像农民一样耕耘,沉浸在人物莫测的命运中,沉浸在故事出人意料的走向中,他脸上露出暧昧的惆怅,额头上是一条条深思熟虑的抬头纹,绝不可能有心思时时讲俏皮话。

听了阿城先生的点拨,终于明白对于我最喜爱的《围城》,为何一度在文学价值上,人们争论得很厉害。

这部小说的开头,太像“几个聪明脑壳在打架”了。光是第一章涌现出来的、可以列入俏皮段子的比喻,就有很多:“苏小姐身段瘦削,轮廓的线条太硬,像方头钢笔画成的。”“鲍小姐被叫作‘局部的真理,因为据说‘真理是赤裸裸的,而鲍小姐并未一丝不挂。”“忠厚老实人的恶毒,像饭里的沙砾或者出骨鱼片里未净的刺,会给人一种不期待的伤痛。”“上来的汤是凉的,冰淇淋倒是热的;鱼像海军陆战队,已经登陆了好几天……”每一页、每一节、每一个人物出场,钱锺书先生都奉献了让人难忘的毒辣刻画。然而,读者的注意力,很可能被这些聪明绝顶的比喻分去大半,以至于读到第三章,方鸿渐、苏小姐、唐小姐的形象还是有一点虚浮,一想到他们之间各种纠葛的缘起,还得翻到前面去重读。

杨绛先生回忆说,1944年,钱锺书开始写作《围城》时,家境非常困顿,她去一家小学谋求教职以贴补家用。为了让锺书先生安心写作,少受时局和开销的影响,她辞退仆役,自做“灶下婢”。因此,锺书先生“每写几页都要给灶下婢看的”。可能正是基于这种苦中作乐的心态,《围城》一开始就陷入俏皮讽喻的汪洋中,无论是人物的肖像,还是微妙的心理,无论是对天气的描摹,还是表情的变化,无处不是穷尽聪明人的想象。

然而,这部小说的基调逐渐变得深沉朴素。这要归功于方鸿渐一行到达三闾大学后,与孙柔嘉的婚姻。为了结婚,孙小姐使出了秘而不宣的手段,而方鸿渐也顺水推舟入了围城,又一路跟随孙小姐回到上海。此时各种婚后的龌龊就像皮袍底下的小咬一样出现了……写到这里,锺书先生已经很少说俏皮话,很少用比喻句,也不再每写几页都要兴冲冲拿给杨先生看了。连在现实生活中、在饭桌上,他也不再妙语连珠。那是一段沉静的时光。锺书先生完全沉浸在方鸿渐的命运里,连他紧紧贴着眉毛的黑框眼镜,也显出了那种似笑非笑的无奈。

始于聰慧,终于敦厚,《围城》以一个洗尽铅华的收尾,跻身经典作品的行列。

一个人

雪小禅

一个人,三个字,很有意味。

两个人,就有了依靠,有了温暖,有了温度;三个人,就有了热闹;一群人,就彻底热闹了。

一個人,是寂寞的,是一道风景,是丰子恺的那幅名作《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空灵的,只剩下一钩新月和冷掉的茶,而人,已经孤独于月下寂影里。

喜欢只有一个人,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才十多岁的年龄。我不合群,大过年的,一个人跑到城墙上听一个老头吹箫。那时家乡的城墙还没有拆,风大,到处是土。我穿着碎花衣裳,听他吹箫。

十六七岁时,我迷恋上三毛,看她一个人将万水千山走遍,那张穿着牛仔裤、白衬衣,戴着西部牛仔帽,梳着麻花辫的黑白照片让我无比着迷。我把它贴在墙上不停地看,那样的风情,一下子击中了我。一个人的灵魂,原来可以清幽、美丽到这种地步。她去的撒哈拉,她去的那些异乡小镇,深深地吸引了我。

迷上三毛让我更知道了“一个人”的好,知道“艳不求名陌上花”的妩媚和妖娆,我便开始独行了。

我喜欢独来独往,人多的地方极少去;我喜欢一个人背着包到处云游,走走停停。如果不去亲行,怎么能体会其中的曼妙呢?那是一种比恋爱还要美妙的心跳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