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课程学习班学习体会(37)—滑稽的章士钊

封建军阀为了打击青年学生的爱国运动,除了武装镇压外,大肆提倡封建复古,企图用封建的愚忠愚孝从思想上扼杀青年学生的爱国运动。所以,这一时期教育界的复古主义十分严重。章士钊就是教育上推行复古主义的一个代表人物。1924年章任段祺瑞政府的司法总长兼教育总长,他大权在握,上任伊始,便宣布要“整顿学风”。次年7月,他在《甲寅周刊》中鼓吹古文,宣扬封建思想,并在修订中小学、师范学校法令的教育会议上,通过了恢复读经科和文言文的决议。在他的指使下,教育部还通令禁止女学生到公园、市场,“以免发生有伤风化事情”·在他的影响下,连割据各地的军阀,也都争先恐后地提倡读经。湖北省用所谓“联帅”的命令禁止男女同学,强令小学应特重读经,禁用白话文。奉天、直隶等省也以省长的命令颁布小学以上的学校一律增加读经的法令。最粗暴地推行封建复古主义教育的军阀是吴佩孚。他在武昌一个学校“视察”时说:“你们办学校应当教忠教孝。怎么适应现代的潮流?中国教育与外国教育原本不同,外国教育就是声光电化,中国教育就是礼义廉耻,高等师范理化都不应要,不读经学这些事有什么用呢?不过是在乡间变戏法,或者制造些假药去害人罢了。……回去把你们的功课表都改了,不改我是不给钱的,我将来回武昌到你们学校参观的时候,还要你们的学生背‘四书’给我听呢,不能背的学生都是要开除的”。

这些倒行逆施遭到了教育界进步人士和青年学生的坚决抵制。如北京女师大的师生与章士钊等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并取得了胜利。黎锦熙为反对小学读经在《上章士钊意见书》中指出,在民主之时还想“循昔时君相保世传统之故步,袭此束缚驰聚之遗策,固执违实寡效之名,永杜顺理求真之路”,是“幻想也”。1925年,北京大学因章士钊“思想陈腐,行为卑鄙”,决议会决议,反对他任教育总长,宣布学校独立,与教育部脱离关系。同年,江苏、浙江、安徽三省师范附小在无锡江苏第三师范举行焚毁初小文言文教科书的仪式,焚烧文言教科书,并发表宣言。

由于教育界和广大学生的坚决抵制,以及北伐战争的胜利,在学校中恢复读经、文言文的鼓噪,随着章士钊的下台而宣告破产。

发布者

山西苗满红

屯留县第三中学党支部书记,语文高级教师,山西省学科带头人,山西省省级教学专家库成员,2012年至今连续担任山西省全员培训辅导老师,日常生活中对生活热爱,喜欢教育,喜欢文学,喜欢做义工。

《研究生课程学习班学习体会(37)—滑稽的章士钊》有3个想法

  1. 1932年10月,陈独秀等人在上海被国民党政府逮捕,章士钊自动站出来为陈辩护,请求法庭宣布陈无罪。其“辩论状”着力阐述政府应当容忍不同政党之理论,文气逼人,震动法庭,中外报纸竞相登载。

    解放战争后期,他作为“上海和平代表团”代表及南京政府和平谈判代表团非正式代表,为国共合作奔走。

    “文化大革命”中,当造反派的矛头直指“刘邓司令部”时,他对国家前途充满忧虑,不顾个人安危上书主席,坦诚陈言,意欲力挽狂澜。“文革”初期,章遭批斗抄家,章函告毛,毛要周恩来接章到301医院予以保护。章对刘少奇命运十分关注,致函毛、刘调解,要刘效廉颇蔺相如故事向毛负荆请罪,以求团结共事,卒被残酷现实打破。从此专心整理《柳文指要》,在毛支持下,于1971年出版,为“文革”中少有的特例。。

  2. 看《白鹿原》,再想人性,觉得章士钊提倡的经书与文言文还是很有必要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