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2016中考阅卷对话与思考—未来

苗满红   任晓丽

苗:假如你明年是一个初三的老师,你经历了今年的初三考试,又经历了阅卷,假如你明年再带这个班的时候,涉及的东西很多,比如说教材,教辅资料的问题啊,现在毕竟是省里面考了你一次么。现在初一初二不是正考试,是按原来的思路走着,明年就是新学期了,你应该怎么办?我是想知道这个。

任:我明白了,现在就是针对这个问题,怎么样做一个解决的办法。情况已经出现了,我们怎么样有一个有效的应对解决办法,或者一个措施一个方案。

苗:假如说明年有什么变化的话,那明年之后的事情,可是平时这一年内时时刻刻困扰着你,怎么向那里走?假如明年不变化的话,那你就对了。假如明年变化的话,我还抱着侥幸的心理,是不是还要变回原来的情况,我是不是有点冒险啊?

任:我觉得今年说的比较清楚,以后的语文不会让你猜对考那些东西,就是我肯定是针对语文的一种能力和测试。但绝对不会让你猜准我要考什么,这样的话就成了考了这一年,以后照着这样的题型准备。他的话说的很是让人琢磨,今年他说的让大家震动很大,随后有一个官方的解释,他就说了,这个题型不是说以后会固定的告诉你一题是怎么样的,二题是怎么样的。我肯定是靠的是语文和语文能力,但我们没有说明年还这样考。那我们要复习的话,就是还从孩子们的听说读写能力上,还是落在这个上面了,是不是?

苗:我是这个样这个问题的,中考前面不是一模、二模、三模的,那都是谁搞出来的东西,那是教科院搞出来的。今年中考提出来的是谁,也是教科院提出来的。这不是我们老师的问题,那是发生了什么问题呢?是不是还有不同的意见呢?如果我按今年官方答复中说的那样,如果明年不会有意想不到的情况?

任:对这种改革,有这种分歧。对明年的方向是什么谁都不敢给一个答复。话说的很含蓄,也很含混。只说是明年不会让你押到题,明年究竟怎么做,还是一个待定。

苗:我不关注他们怎么说,我只关注的是做为一个普通老师,就是新学期的第一课,我从你的角度关注你怎么做?

任:今年我正好符合这种情况,前两天我带的初二正好考试,这个问题就提出来了。我不是让他们背文言文来,我给他们布置那篇那篇背什么,那篇那篇中考试考过了。当时中考卷下来了,学生对我说,老师,文言文倒不考了,还背这些干什么?还有的学生提出,那不行,到高考还要考呢。关键是让孩子怎背呢?

苗:这倒是个新奇的说法,关键你是怎么答的?

任:我说现在他有可能不考这篇文言文,但是一篇文言文,最大的价值不光是在它的故事它的翻译上。我们把它背下来会更好的理解这篇文章。比如我们下册的写游记性的散文,那个散文一篇文章一个特点,还有它的语言特色,我们把它学到了,能够使用,在你写文章的时候,你也找一个点。比如移步还景,还有写作的来由了,还有一些好的方法啦,也就是听说读写吧。可是我现在也不敢说让学生们不背一篇文言文,我不敢赌这一把。明年还要考试,还要在传统文言文上下功夫,回到前年那个考法,那我上初三时我正常的十个板块我还需要做啊,我最多是在表达上有侧重点的做一些训练,特别是那些小的片段做一些训练。比如说小作文啊,那些非连续文本啊,在这方面要加强一些,但我也不敢放弃对文言文训练。

苗:换一个角度说,比如一个辅导机构,就是编写资料的,他往年的时候给你提供一个复习资料,你通过学生做这个资料,你有一个抓手。比我自己编写要省劲,比我自己总结的要细。今年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你还敢不敢用他的资料。

任:说实话,我想在的话我还不敢决定,没有把握。我需要问一下同事,领导,我自己根本做不了这个主。我对现在的变化有点茫然,有点懵。

苗:我现在就想,上面的政策定出来了,下面应对的非常多非常多。我想了解这个方面。比如说,我给你提供了一个资料,里面就把文言文给你取啦,就是按今年考试的思路给你编了,你是不是敢要他的?

任:我是不是会让学生两本都要来呢。做两手准备吧,模拟的思路和考试的思路两套准备更觉得好一些。光以前的那一个不放心,光现在的也不放心,结合起来觉得更好一点。其他的大的改革,好像是一个定案,可是今次的好像不是一个定案,没有任何一个预示。只是对试卷做了一个解释,好你对未来的方向没有一个指导。

苗:用震动来引起改,大型考试他肯定在某种力量在推动,主要是导向。给出一个强烈信号,语文作文里面的思想,那才是关键的问题,对人的选拔只要是思想是出了问题,绝对做不了高分。高层也有这个意识。对学生中有比较阴暗的那些想法,这就不是一个考试的问题,这就涉及到了信仰问题,正能量的问题。虽然北京的管不了,太原的的问题管不了,但对于明天开新课的老师,你总会有点自己想法吧?

任:我下学期马上要开九年级下册了,课还是照常上,不像其他老师说的那样我们就不要上语文课了,天天上阅读写作吧?那个不好,因为我们每次上课时都是阅读、欣赏,读完后,有提升有感悟才能学好。但在上课的时候,我们有的侧重点可能要有些调整,每次考试有些东西都是必考试的,但现在有些对事件的看法啊,想法啊,包括练笔啊,表达啊,要有一个重点,甚至提到课堂上加强,在课堂上强化,这些一个导向。原来应该背的东西继续北,该默写的东西继续默写,平时在课堂上给学生做一些强化。如果要中考的话,做一些上海,北京的大型改革区的题目,借鉴,让学生们再做一做,练一练,不要出现我的学生吓懵了,满纸都是格格,满纸都是作文。

苗:从自己内心认为上一年你做的教学工作和这一年你识想的教学工作比较起来,你认为负担是加大了还是?

任:加大了,特别是无比的大,我无法对中考做出明确的判定。以前我可以,会判定那个东西比较重要。官方没有给出,我也没有给出。传统的东西得做,新的思路得做。不但加大了工作量,还加大了精神压力和精神焦虑。我肯定是焦虑这个事情。

苗:这样说起来我就能理解了,我原来想这样考的话学生会下降,但从你们阅的过程好像是分数还提高,然后我就在想明年的思路怎么样变。我觉得这个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上面说这个事情是多么多么好,其他人说不好,也不一定对,毕竟分数多了吗。    

任:各方面都要考虑到,我也可以了解一下其他老师是怎么思考的,对问题有一个全面的思考,对未来有一个应对的方法。这是一个很有价值的想法和做法,有一个思维碰撞的想法。

发布者

山西苗满红

屯留县第三中学党支部书记,语文高级教师,山西省学科带头人,山西省省级教学专家库成员,2012年至今连续担任山西省全员培训辅导老师,日常生活中对生活热爱,喜欢教育,喜欢文学,喜欢做义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