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宋二评山西省中考语文试题

宋晓民

1

这几天大家对中考语文试题的关注越来越热,朋友们也纷纷给我转发各种消息,其中有两条引起了我的注意。

第一条消息的题目叫“省教育厅张厅长转:为今年中考试题点个赞”,内容是省教育厅的张厅长转发了盂县一位校长二百来字的发言。这段发言和山西省今年中考试题某些答案所呈现的一样,只有观点没有论述,属于典型的大话空话,本没资格引起人们的关注,但张厅长的转发使得人们有了很多的猜想。其实我觉得大可不必。领导也是人,也会有朋友圈,转发一下显得有人情味。即便这个也是张厅长的态度,个人意见又不是官方最终结论,胡乱猜测,反而让事情变得复杂化。

第二条消息则和官方有关,命题单位山西省教科院的李萍主任首次回应“中考试题变化”,内容包括解读中考试题七大变化,“考改促课改”的酝酿过程,命题新方向等内容。老宋注意到李主任的全部内容都是在夸赞今年的中考试题,这个我觉得不太合适。一来命题是“缺憾的艺术”,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多年前我和同事参加中考命题后,发表在刊物上的一篇命题回顾就叫《永远未完成》,就算今年的中考试题确实好,也不可能没有不足,善于反思,找到不足才能更进一步;二来在众说纷纷之际,李主任急急忙忙把自己单位和中考试题夸成一朵花,有急于洗脱的嫌疑。这个做法其实并不好,近年来许多的公众事件若相关部门能够低下头来虚心处理,本可以得到妥善的解决,但急匆匆地发声明,把自己装扮成“高大全”,态度不够诚恳,效果也未必最佳。

2

我之前的一篇文章谈及山西省今年中考语文试题的种种不足,归纳起来是三个层面上的不足。

不足之一:试题本身存在题目设计有漏洞,考查内容重复,分值不恰当,答案设计不合理等问题。这个属于业务讨论。命题人若看得起老宋,可以撰文回复一下,老宋洗耳以待。我想,和老宋一样对试题有疑惑的老师、家长、学生也有同样的期待吧。真理越辩越明,业务上的事情,多交流是必要的。

不足之二:试卷内容突如其来的变化太随意。这一点有些朋友网上反驳老宋,主要的观点是这次命题的理念早有宣传,你出乎意料是因为你落伍于时代(李萍主任也有这个意思)。对于这一点,老宋觉得肯定是命题人的错,用不着商榷。首先,理念和方法是两码事,怎么可以混淆?举例说,“以生为本”是个教育理念,但具体到操作方法,每个老师的做法是千差万别的。再比如,全国的中考试题都必须按照《语文课程标准》的理念来命制,但每个省市的中考试题风格和内容都是有差别的。就算山西省的命题单位和命题人有很好的理念,但在中考时如何落实,难道命题人不该提前和老师、学生沟通吗?以前大作文是50分,去年是40分,今年是30分,明年有没有可能是20分,或者不考作文?这些具体的命题方法都是机密,不可外传吗?其次,学生在中考前有多次适应性考试,但是考卷的形式和内容与中考试题差距甚远。如果这几套适应性考试题和命题单位有关,为什么要刻意让学生“不适应”?如果这几套试题和命题单位无关,那命题单位是否应该出一个严正的声明,免得这些形式传统、理念陈旧的试卷误导了“考改促课改”。

不足之三:试题伤害了部分好学生,伤害了优秀老师,毁了语文。这个下面具体谈。

3

中国教育积弊重重,这是共识,否则也不用搞课改了。

突出的弊端有哪些?我罗列一些:

(1)教育体制僵化。公立学校越来越艰难,学生正在不断流失。

(2)教育异化。老宋多次痛心疾首地和朋友说,这个国家未来不会有爱国者,因为孩们的一切都是家长花钱买来的(另:太原某著名公参民学校校园里一直没有国旗,更没有升国旗仪式,可悲现状一角)。

(3)课程改革雷声大,没雨点(或者叫只有假雨点)——老话题了,不解释。

(4)课堂教学改革举步维艰,形式大于实质。

(5)教学内容重知识传授,不重视能力培养——做题,做题,做题。

(6)教育者教学生撒谎。任何一个家长都可以问问孩子,学校或者老师有没有让你们撒过谎?答案不用说。     

……

 上面简单列几点,我肯定说的不全,但不会说的不对。请问,山西省中考语文试题解决了上述哪些问题了?

有人会说,第五点啊,重视能力培养。那老宋反问一句,语文能力是由“读写听说”构成的,这份试题全部涵盖了吗?张厅长最重视语文实践活动,请问这套试题考查到实际的活动能力了吗——不要说题里有了,用笔答卷和实践能力那是两码事。

那么,这样一份外表新颖,内容换汤不换药,却忽闪了几十万考生的试题,有什么资格说“回归了教育原点,解决了培养什么样的人和怎样培养人的问题”?有什么资格说“把能力提升这根绳缆紧紧抓在了手中”?有什么资格说“把课改的精髓落在了实处”?(都是前面提及那位盂县校长的话)

那有人又会说,别人不行,你老宋行,你来呀!我真的来不了,没有这个本事。我只能够力所能及地宣传自己的教育理念,多讲讲方法,苦口婆心地引导,分享我的心得,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老宋的语文”网站就是为此创办的,水平不高,但我会慢慢做下去。

说起慢慢做,想起四月份去台湾拜会了道禾学校的校长曾国俊先生,曾先生办学的理念就是“求慢,求小,求拙”,曾先生的目标是办一所能存在一百年的学校。山西省的命题人,你们命题的时候,想到过教育是“百年大计”了吗?想到过你们大手一挥,关联着几十万考生命运,影响着近百万家长的悲喜了吗?想到过你的试题会影响到几十万孩子对语文学习的态度了吗?

你们当时有敬畏之心吗?

 再说一遍:我不反对改革,我反对乱来!!!

4

那位盂县的校长还说,这套试题“它无情地对人的培养方向做了调整”,我看着这话,觉得背冒冷汗。

请少点“无情”,教育者最需要的是爱;请不要用空话、官话、假话、套话来作秀,请发自内心地把教育看做是神圣的事业;请尊重每个考生,尊重每个学生,把我们的一言一行和他们的一生幸福挂起钩来。

请真诚地面对每一个孩子,他们才是这个民族的未来。

你我都不是!

(注:老宋不在太原,故而全部引用材料皆来自网络,也许存在真实性的问题。若有不对,请务必言明,老宋道歉!)

发布者

山西苗满红

屯留县第三中学党支部书记,语文高级教师,山西省学科带头人,山西省省级教学专家库成员,2012年至今连续担任山西省全员培训辅导老师,日常生活中对生活热爱,喜欢教育,喜欢文学,喜欢做义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