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山西省中考语文考卷打了谁的脸?(其三)

宇保贵

时只一日,大部分声音对这份试卷所的导向还是没有多少反对意见的。明确表示赞同的声音主要是考试内容和考试形式这些语文常识的回归与创新的肯定。有人认为对现在的肯定就意味着对过去所坚持东西的否定。我想,我们是不是首先搞清一个问题,从2011年开始落地的《初中语文课程标准》的主要相关理念有:语文学科的人文性与工具性的定位;语文教学以培养学生语文素养为终极目标;以实践体验研究探索为重要方法。如果你认同这些观点的话。咱们就来分析一下,以往的试卷与2016卷哪个更能代表新课标所倡导的理念?这次争议最大的是阅读部分,这也是我认为2016卷真正能体现正确语文观的地方。所以,这一耳光应该打在过去固有的命题思维模式上,注意我的表述——不是出题教师。因为作为具体的命题人,既有指导意见,还有审核标准,把关要求。他们的自由裁量权其实非常有限。所以,这更应该表述为:由上而下形成的固有的僵化的思维模式与错误的导向。这个责任不能也不应该让某一个人承担。但是,今天,终于有一份卷,有一个声音提醒我们:也许这样才是我们更正确的选择!此其一。

有家长气愤地骂,这不是拿我们孩子做实验的小白鼠吗?只就教育而言,其实你家孩子经常吃得就是地沟油,只不过早已习惯了那种口味而已,以至让包括他在内的我们以为,天下美味也就如此。话再说大点,眼再看远点,半个世纪以来,我们在精神领域吃了多少毒胶囊、垃圾食品?其中又走了多少弯路?做过多少无谓的牺牲?耗尽我们多少青春与生命呢?具体是什么,你可以根据自己的生活经验推测,这已经不是这里要论述的内容了。

好了,回归刚才语文教学话题。多少年来,在上面声音的影响下,大多数语文老师或主动或被动地放弃了自己对语文教学的思考与坚守。走上了一条三年只为一份卷的歧路,在这条路上,学生体会不到语文的乐趣,享受不到语言的魅力。眼中只有一道道标有或多或少分值的阅读题,我们甚至和学生一样错误地以为,就应该这样考,阅读题的分值的高低就是阅读能力的区分。当然,这群人中,也一定不时有我的身影。而作为语文教师,本应有更充盈的生命情怀,更灵动的生命体验。但进了课堂后,除了题没什么可讲的,除了分数,也和学生之间没有更多的话题。更别说有的老师三年下来,只会看着答案讲阅读,学生自然连应试也无法完成。形成这种结果,有职业价值的因素,有机制的无奈,板子当然不应主要打在教师身上。但是,由此造成的后果只能由这种课堂上出来的学生承担。我能理解他们看到试卷后一头雾水又一头汗水的慌乱。

 其三,今年考题颠覆性的变化,肯定不是某一出题人的个人行为,也不会是出题组的集体决策。应该是“上面”有明确的指向与要求。至于这些变化为什么没有提前告诉一线的同行?一模、二模、三模都是“这里黎明静静”,而在最后毫无征兆地临门抽射呢?我只能理解为:这是两伙人,他们之间的沟通交流远远不够或者没有达成一致。而应有的常态机制尚未形成。如果非要送出第三耳光,就送给这种非常态的机制吧,你说?

有人反问我,这样大篇幅,大张旗鼓地考作文,难道写作能力是我们的语文教学能培养得出来的吗?你不见老舍、贾平凹如何长短?多少年以文学为主的语文教学培养了多少当代作家?首先,我部分同意你的观点,能不能成为作家,的确更多拼的是天资,即基因。而语文教学中不少费力不讨好都与我们在这方面过高的期望值有关。但是,我们得首先区别一个概念,写作其实分两种:文学写作与实用写作。文学写作更多的关注的是自己的内心世界,更注意独立思考,更注重独特的体验和主观感受,作家即如此。这部分中,天资当然起决定作用。但对于广大终生可能与作家无缘的人来说,实用写作是其必备的语文工具啊。今年的写作也更多是从这个角度设置的,不知大家注意了没有?

当然,以实用为目的的训练也不应该是初中写作教学的全部,文学对心灵的熏陶与浸染是除却文学写作外的重要的教学目的。对人格品位的影响至关重要。更何况还有个别学生将来也许会有文学写作的需要与发展的可能。而这份试卷这方面的考查明显忽略,也是这份试卷美中不足所在;还有一种应该考查的可能在今天很长的时间内也无法设置考查,即口头表达。这已经不是这份卷所讨论的话题了。

到这里,今年考卷已经不再是打谁的脸的事了,而是伸出手臂为我们指引今后语文教学改革与发展的方向了。所以,我们还真得共同反思一下了。

发布者

山西苗满红

屯留县第三中学党支部书记,语文高级教师,山西省学科带头人,山西省省级教学专家库成员,2012年至今连续担任山西省全员培训辅导老师,日常生活中对生活热爱,喜欢教育,喜欢文学,喜欢做义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