岗上有个周景堂

屯留作协会员   苗满红

是长治市作家协会组织的“颂党恩 岗上行”采风活动,才让我从真正意义上认识了周景堂。以前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如雷灌耳,却无缘相识,甚至失之交臂。

我是一个老师,我去年随学校党支部来抗大接受爱国主义教育时,我走过周景堂的门前,似曾见过这个老人。当时的关注点是景,让我最感慨的就是抗大的教室。就是这个课堂,条件那么简陋,但却为中国人民的抗日伟大事业培养了那么高级将领,英烈前辈,为新中国的建设奠定了基础。更主要的这个教室就在我们山西、就在我们长治,就在我们屯留。我们的总书记的母亲齐心就是在这里学习、成长起来的。我们自豪的同时,也不由的沉思,愧疚。现在我们的学校条件好了千万倍,但培养的人才我们扪心自问,能对得起革命先辈的期盼,能交好党和人民给出的试卷吗?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校风,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是我们应该学习和践行的精华所在。让该成才的孩子成才,让该成人的孩子成人,这才是我们应该追求和践行的立德树人教育大方向。

今次采风,我的关注点转到了人。遇到周景堂老人使我震撼。他和我相同的是他也是一个老师,他也是我们作协的文友,是文友们一说起他来敬仰不已的老人。他和我不同的是,他的眼光已经脱离开常规课堂,上至演讲场,下至地头岸边都是他宣传党的恩情,宣传中国梦的大课堂。他的思绪早已经脱离开义务教育阶段,他上至先祖在岗上勤劳生活,中至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同日寇做苦的斗争,下至传承红色文化,教育后人听党话,跟党走,围绕岗上村的历史和将来都是他思考的教学内容。他的世界很大,大到可以围绕“岗上情”与天南海北参观者、高级干部或普通群众的都能说上点话;他的生活范围很小,他坚守在他先祖曾经生活过的村子里,甚至院子里,他一生所做的一件事就是通过家仇国恨的内容,尊重历史事实的讲述来让人们认识到侵略者毁了他的家园,杀害了他的先祖,让人们认识到是共产党带领他们几代人从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如山恩情。他告诉人们,他们的先祖及后人最自豪的是抗大一分校在岗上村学习生活过,最自豪的是抗大一分校的女生队当年就住在他们家的院子里。

他是岗上村的历史见证人,也是岗上村的文化传承人。他的家现在还住在女生队里面的那个四合院里。他在采风讲座中给我们讲他们家祖上几代人从黑暗中走过来,直到遇到了共产党。他们前祖坚定的跟党走,从加入共产党到建立村支部带领群众和日寇斗、和汉奸斗。迎来了抗大一分校,那是他们心气最顺的时候,他们看到了什么叫团结紧张、严肃活泼,他们家门口的场院是抗大一分校聚集出操的地方,场院周围的树木高大葱胧。场院周围那些石头墩子就是吃饭写字的地方。他们知道了什么叫抗日军政大学以及精神内涵。抗大北迁东北之后,岗上村成了日本鬼子的的眼中钉、肉中刺,必欲取之而后快。在叛徒、汉奸的出买下,屯留七大惨案之一的岗上村日寇屠共产党员和爱国人士的九一三惨案发生了。周景堂老人的先祖就在那场惨案中壮烈牺牲,但他们没有一个人怕死低头,没有一个人出卖党的秘密。这对于老人来说这既是家仇又是国恨,他坚守在这儿,就是要给来参观访问的人讲日寇的暴行,讲共产党解放了屯留,解放了岗上村,让人们过上了站起来的生活。他要用自己的笔,记录抗大一分校学员在岗上村的工作学习生活情况,特别是他看到的、听到的、采访到的,研究到的东西,他都记录下来,写成文章,告诉给我们,告诉给下一代:共产党是如何带领人民武装夺取政权,努力建设新中国的。

岗上村的红色文化现在已经成了屯留的一个特色,岗上村的红色文化更需要打造成一个品牌。这就成了我们作协努力工作的内容,回应社会对我们创作更优作品的期盼。周景堂老人,是我这次来岗上的最大收获。思考教师应该如何当,作家应该如何做,如何将抗大抗大的精神传播的越抗越大,如何将岗上岗的特色传承传承的蒸蒸日上,这是我们现在重点思考的东西。

因为我知道了:岗上有个周景堂。

发布者

山西苗满红

屯留县第三中学党支部书记,语文高级教师,山西省学科带头人,山西省省级教学专家库成员,2012年至今连续担任山西省全员培训辅导老师,日常生活中对生活热爱,喜欢教育,喜欢文学,喜欢做义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