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红、杏花白续之—圆梦

苗满红

有关老爷山的记忆印象深刻的有三次。

一次是2015年5月,我得脑梗塞从长治刚出了院在我姐家修养锻炼的时候,当时我和我姐吃完饭后就相跟上要么走嶷山公园要么走百米大道去锻炼。当时脑袋不怎么样,经常有时迷糊有时清醒,但腿还是相当不错的。不能跑,但能走。有时路上的景物已经感觉相当熟悉,甚至有点烦了,我就和我姐说近处的风景。

正好她说没有去过老爷山,我也忽然想去爬那个高高的666级的长台阶。第二天我和我姐、我爱人三个准备好了行囊,坐上车到停车地。我们三个人分工,妻子主要是观景,祈祷,我们两个人主要是爬台阶练腿。那个时候我上下了三个来回,在我姐说不敢累着的强烈要求下,我才没来第四个来回。

只有一个信念是我还能行,虽然在其他人心里想着我这是头脑不清,还不知道如何科学锻炼。但后来回到张店上班后,一个是张店临近国道,一个是亲人同事给我传授了好多康复经验,最终结果是我的大脑练习的非常不错,腿却跑不了长路了。

二次是在我文友王拴富在聊天中感受到的。他说他今年七十三了,又是脑出血后遗症,他觉得老伴跟了她这么些年,天天就知道上地劳动,上山踩连翘,回家做饭、喂鸡,侍候他吃药养病。不用说去那儿旅游,她就是连最近的老爷山都没有去过。孩子在外,还没有谈对象成家。

这就是他近期的两个梦想,他甚至把他们夫妻的两个棺材都打好了。他说他虽然得了病,但自己本身就是个木匠,雇别人做也不好。于是他天天一下子一下子的,慢慢的干了几个月。终于完成了,就这个情况,能做点啥做点啥。我没有简单的说那事好办,也没有说那事不能办,因为他家是农民。

冬天的时候太冷,也没有什么好景。秋天的时候忙收秋,夏天的时候忙采连翘,春天的时候忙种地。只有种上地的时候相对闲一点,那时的气候、风景也适宜。帮助他们上一次老爷山就在成了我们张店文友甚至屯留作协文友的一个心愿。

三是今年清明节,老爷山举办首届桃花红、杏花白活动,我当时知道后正准备报名去,顺便把王栓富夫妇也想办法带上去。但我妹妹她婆婆去逝了,不用说带他,我自己也很忙。

我妹妹、妹夫在我爹娘生病、去世的漫长过程中伺候了那么些年,付出那么多心血,我们心里始终感激不尽,感觉亏欠。现在老人去了,我虽然身体不好,也做不成些什么,但要让我去看什么红、什么白的景致,就算再好,也不是去的时候啊。

后来看屯留县和长治县作协老爷山互动的时候写的诗文,我觉得真好,心里觉得很是遗憾。现在活动过去了,我家的事也忙完了。时间还不到农忙的时候,我们再次将这件事提到了议程。

今天就应该是我们去还愿、圆梦的时候了。

一、天不是很好,与原来看到的天气预报有些差别,我们戏称十里风俗大不同,长治的天气预报管不了屯留。屯留作协秘书长阿谁—李连忠起了个大早,从屯留北岗驱车上百里到张店崖底拉上王拴福他们夫妇,张店镇若何—李翠红、屯留沿途把我们都没有车并且也都不会开车的这三个文友往老爷山上送。

我们夫妻在小区门口等车的时候觉得天气变得又冷的不正常了,又回去各自换了厚衣服。邻居们很奇怪的说:这天去老爷山,有什么看头,前些天举办那个什么节的时候不去,现在这么冷去?我笑了笑说:你只知道一个方面,我知道好几个方面呢。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就是玩择日不如撞日的游戏,因为好像生活并没有给我们那么多的选择。

路上修路,昨天今天这儿都下过雨,泥泞,幸亏阿谁驾驶技术棒,责任心很强,心理承受能力更是不弱。在有人说今天可不该来的时候,我们已经过了恶劣路况,并在老爷山景区工作的作协王文友的协助下到达了景区。

二、我们先是去了先师庙。那个长长的游廊中上行每五个一组台阶,倒是让王拴富来了兴趣。他扶着墙边的栏杆,右腿迈上,左腿跨跟上,五下一休息,连喘气带自豪地说他能行。别人只能提示你慢点,不让他上不行,背上他上别人背不动,他也不让你背。搀扶着他,他都觉得不如他扶栏杆有把握。他所希望的只是别人跟在旁边,问一句上不上?鼓励加赞赏的说一句还很行类,老汉高兴的尽头就又上来了。

那些大大小小的挂在墙上的感谢孔圣人的锦旗,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送的。是考前许愿的时候,还是考上感谢的时候?不知道。我们几个中有孩子考学的在那儿念念有词的祷告。

我倒是向来不怎么磕头烧香,不过,在这个地方破例的也磕了几个头。一是老者、长者为大,二不是求什么,而是感恩老夫子的国学、孝敬、对人才的培养给我们这些当老师的做出了楷模,感谢感恩他为中国及世界教育文化做出的巨大贡献,是由衷的敬仰。

  • 到金禅寺的时候,我决定他们几个先走,多陪着老王媳妇多看些景点,我和老王在后面,走走歇歇,看那些大殿上的对联。看那些有书法价值的繁体字的结构,看这个字最先的造字法是怎样的意蕴,是传递怎样的思路,体会几千来的凝重与庄重。

老王看到庙里的出家人,想像不出他们的心思,同时也不能理解居士是一种什么样子的心情。我给他举例子,就像我是共产党员,我非常珍惜这个称号与责任,我有信仰且不断努力,别人理解不理解,我都要那么做。我们之中还有入党积极分子,虽然他还不是正式党员,但是他已经心向党,从思想上已经向党的信仰逐渐靠拢。

老王接着说:出家人也有自己的信仰,和尚有佛教的信仰,道士有道教的信仰。居士虽然从客观上没有剃度或披道袍,但他们已经有向善的内心修行。我说,诚如是,“孺子”可教。在乾行宫,我们可能是累了,想去吃饭。走马观花,直接出来就奔素食餐厅了,因为我们知道老王不吃肉。

四、吃饭的时候,老王不知道也没有注意这是素食餐厅。他强调说他不吃肉,给他要两碗面就行。别人都笑,吃什么肉,白菜豆腐就好,养生。你看刚才见的那些出家人身体多好,还不就是不吃肉的缘故?我们也都吃素面。不过我们只能吃一碗,有人还说,我吃个小碗。服务员说这个地方就这一种碗,不分大小。我们就又笑。吃完饭,老王让她老婆抢着付账,人家说结过了。他感慨的说,我装了700块钱,想着这些人加油、吃饭、买门票就都够了,结果是都不要。

回屯留的时候,他说再去买点药。买药出来,他说花了700零5毛,还把他老婆的钱要了5毛,回去又没有车费了。我们笑,连忠的车正好去吴而还要路过你家哩,不用票就又把你送回去了。他感慨的说,真不错,真不错,今天这个梦圆的真让人满意。我就说那你怎么报答我们?

首先你还得好好写文章,他说这个不用说,肯定好好写。还有就是好好筹划实现你儿子成家的事,我们都帮你。他说,好好,我好好想。第三是我们再去你家的时候,你给我们做你最拿手的手擀面。他说要不今天晚上就去,我说我们不去。我们不得去上班呢,明天开学,他又遗憾了半天。

我们有遗憾吗?花开了,活动结束了。但叶长成了。再过些天,果实也会长成。明年肯定还会开花,也许还会举办庆祝、交流活动,我们也许还能去,因为我们心里的善念已经结成了。人老了,人也残疾了。但是他改练用右手写的字,大家也能看明白笔画顺序,间架结构了。

那些梦也在努力的一个一个的圆,我们真的还有那么些遗憾吗?

发布者

山西苗满红

屯留县第三中学党支部书记,语文高级教师,山西省学科带头人,山西省省级教学专家库成员,2012年至今连续担任山西省全员培训辅导老师,日常生活中对生活热爱,喜欢教育,喜欢文学,喜欢做义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