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在东掌

苗满红

直到跟上作协去了东掌采风,我才知道了世界上有这么好的地方,并且就在长治。我去过很多地方,只是近年身体不是太好,走不了太远路的时候因为找不上个近点的好去处而苦恼。我就更想念那些以前见过的风景,且不自量力的还萌发去新疆、西藏的想法,我爱人知道今次来东掌我都是在考验我的身体极限。我兴奋到处看美景寻找灵感之外,还有以文会友见识老朋友、结交新朋友的喜好,以及畅谈人生新感受的“不良”嗜好。我一直固执的认为把那些虚假的东西抛开,然后留再脑海中的东西才是最有意义、最珍贵的。就像今次在东掌,我就又在不刻意追求中留下了那么多印象深刻的人、事、景,让我好几天来不停的回味。

那些人

夏明安老师虽然同在作协,在报刊上经常读他的大作,在微信群中也经常聆听他的高论,但人我还是真没有见过。别人介绍时,他一听说我的名,就夸张的说我的名气能顶半个屯留县,虽然我也自己知道也还差得远,但我还是心里挺受用。一句话一下子把我拉到了他的身边。文人高傲,自尊心强,但也爽快。两个相差本原较多的人却因为一句话而变的如此接近。在参观的路上我们交流了很多,特别凑巧是我和他都是王拴富的好友。

我搭乘的车那个司机对我来说也属于面熟但还真没有打过交道的类型。交谈中逐渐的知道了他是五中的老师,感觉车开得好,他的车牌上还有参加什么俱乐部的会员驾驶资格,而我现在还没有接触过驾驶;他挎的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长枪大炮”很上档次,而我原来有个傻瓜相机还丢了。

我再注意到他的时候,他正爬到一个独特的地方用专业的视角去寻找。我知道这就叫许多事可遇不可求,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需要做表面上似乎是无用之闲事,然后才能在众多的积累中去展现一幅幅精品,属于大国式匠式的专业与敬业。他还是个性情中人,让我最开心是会照顾人的心情,返程中不光把我送到了家,还告诉我,我们即将在新小区是邻居了。回来后我就在网上收集他的资料,原来是屯留报的摄影记者,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人生善良则百步之内尽是芳草。

我没有问那个南宋乡给我们带队的年轻女副乡长叫什么名字,也没有问那个东掌村陪同我们的主任叫什么,有时候我也觉得知道不知道名字都不是太重要,因为名字只是个符号。我们更更感慨的是他们让我们实地见到东掌全国文明的小康村的风貌,更是他们给我们创造了这个美丽的乡村世外桃园。长治作协的朋友们,我记住名字的也很少。我只记住了他们那些灿烂的笑脸和温暖的话语。正是由于这次活动,我才能更多地验证我还能去参加那些活动,我才能更多的去验证那些由于自身局限而造成的“不可能”时常是一个巍峨的假象。

那些景  

如果说五风楼代表南宋乡或者东掌的主要景物特色,我觉得不妥,但如果说新农村、老民居、还有油菜花代表南宋乡或者东掌村的主要特色,我觉得也不妥,要说我们去采了一次风,主要看什了么,我想一句话说不清。说多了更说不明,会越说越多。如果能用传承并拓展了他们宝贵而丰富的历史资源,集中体现了他们以煤炭框架为龙头资源进行的综合性产业调整结构,持续挖掘出了这片几千年土地上的创造热情倒是很恰当,中国梦、中国核心精神在这块土地上得到了绝美的展示。

五凤楼建筑规模宏大,结构严谨,布局合理,技术精湛,“桑木成梯”、“荆木为梁”、“八卦悬顶”及“七拱十三彩”等奇绝,显示了我国古代高超的建筑和艺术成就,其研究价值和观赏价值非凡。顶部藻井斗拱迭涩,垂莲吊挂,木制构件十分精致。楼顶琉璃脊兽色泽鲜艳,完整无损,是中国琉璃构件中的佳作。如此浩大的工程,为什么使用一根断梁,据说这样做是为了防震减压,古人的聪明才智可见一斑。但我更喜欢听到的规画圆矩画方的词语。如果南宋乡或者东掌村的人民如果不懂得这些规矩,他们凭什么能这么好的走在前面。

看新农村的时候,我听到有些人羡慕地说,真有钱,然后感慨地说,人家这有煤矿,然后说就该是这个样子。我却不以为然,我们屯留有煤矿的村不少,但如果说那个村的新农村建设有东掌这样的风格,好像也找不出来。所以,我知道,有钱只是一个方面,与他配套的绝对不是一个方面。还有人冒昧的揣测,东掌村的支书、主任如果换屯留某一个一般乡镇的书记和乡长,他换不换。我说话不是那样子说,如果是党和工作的需要,当然必须得换,如果纯粹从官职大小去衡量换不换,如把事业和情感剥离只直接地用利益做选择题,还真的不好说。

老民居中我对“忠孝传家远,读书处世长”的古训强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越来越觉得这两句话的深刻,我和妻子在忠孝方面一直在努力,一直在传承。秦的传二世直至万世是个美好的愿望、是个神话,因为过多的注意自己,不管你多会表演,你还是会不长久。只有你多读书,你才能在社会发展的大趋势中寻找到自己的立身之处,也许才能处世长。有钱只是一方面,钱是怎么来的?将来用到那儿去?弄清这个问题,才可能处世长。因为人家的古训中没有说“有钱传家远,有权处世长。”

在东掌,我看到了三教合一的庄严神庙,看到了村委会展出的村史,看到了三教九六的传统工艺,看到了现代以煤炭为支撑的经济基础。而我在他们的民俗收藏中感兴趣的是一辆披挂整齐的骡马大车。我在想像,在那个年代,有这样一辆披挂整齐的大车,那应该是个什么拥有档次的家庭财产啊?有这样一辆大车,有没有一俱骠肥体壮的大牲口,以及一个人模人样的车夫?要不怎能体现出来风度?有人说,真有钱啊。我不为样认为,现在开宝马车的除了考虑文物的金钱价值,还真不一定在文化传承方面去考虑一个过时骡马大车的文化价值。

在看油菜花的时候,我们又起了争议,那些被游客践踏倒的油菜花远看风景秀丽,但近看却有点目不忍赌,村委主任在,他抱歉地强调说,这个油菜花种植就是为了赏景才种植的,目标就不在油菜籽上,每亩地给农民300元的损失。我不知道那个土地的承包农民在干什么,他也许是为了来配合证明或者说明一些事情的,第一年调产没有经验!

我们在照照片,观美景的同时更想给他们提一点建议,可能事先来过的游客中也有提到的,但我们还是想。如果我们能在油菜地里画出点游览的道路,我们既能达到了观赏美景的目的,又能体会到人与自然,农村与农民的情感,重要的是让这些美不因为自己的践踏而心安理得。

那些情

在那个远离新村的老村作坊那一块,我对酒坊、油坊等尚处在参观的感觉中,但对院岸畔那块秋千场却让我有点恍惚的感觉。从我的角度看过去,没有一点现代代的元素,头顶蓝天,面对青山。一个在秋千上悠闲的荡来荡去的女子身影,怎么一下子就把我勾回了桃花源记中无论魏晋的感觉之中?我一下就短路的不知道自己现在那儿了,好像这个地方就是家,就是梦寐以求的家。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经纶世务者,窥谷忘反。想想我每天拼搏的东西有意义吗?在那个环境之中,不用说有意义,就是没有意义的我也会找出N条意义。但我不想像倚天屠龙记的冰火岛,一下了山出了海,回到中原,就又会是刀光剑影的厮杀。看到那个抱着女儿荡秋千的王琳琳老师,我在想她在想什么,是不是也在感受这就是所谓的小幸福?

在农家乐饭庄就餐的时候,我们在外面的平台上远眺,看到了那么多环山绕水的古建筑,现代豪华整奇的别墅新区,保存完好使用各有特色的旧民居;远处的桃杏山花烂漫,松涛阵阵,近处的各种鸟鸣鸡唱,欢声笑语。看到桌子上颜色那么黄的土鸡蛋、翠绿的韭菜,搭配而来特别让人有食欲,让人有点飘飘欲先的感觉,我觉得我就是大自然。

傍晚回家的时候,我的情绪仍然是那么高涨,坐着李老师的车跑了一路高速,我竟然有兴趣的注意开了沿途的行车地标,那些原来在我眼中复杂的如迷宫一样的行车标志,现在就像真山真水一样展现在了眼前,我不知道记住这些是什么意思,是有一天还想再来东掌么?不知道,应该也许是吧。

有好多文友,那怕是屯留的文友,平时不在一个单位,不在一个地域。今天聚到一块了,却仍然是限于出行的车、限于吃饭的房间,甚至吃饭的桌子相隔,却仍然是微信上是熟悉的、亲近的,文字上是喜欢的、亲切的,但实际上却是没有见过是没有见过,见了一面仍然像没有见过一样的隔膜。有时网名和真名、图片上的人和真人、见过的人和熟悉的人仍然是差了一个东掌和屯留的距离。

于是我就闲时看微信上发的图片,看文友们写的文字。揣摩他们之间的联系和故事。我曾经试图从更多的角度去认识李连忠与阿谁及五风楼的站成永恒,就像认识王栓富一样去认识。试图从魏巍喜欢自家孩子的老爷山图片中去认识她在东掌也喜欢帮助别人带孩子的身影之中去体会她的那些娓娓道来的作品中的孩子情怀。试图从宋姝婧的多次半坡起步去体会她的艰辛却从不服输的豪爽性格。但终究是清浅,不过就像王会长说的那样:大家去了高兴就好!

是我,我高兴!我的东掌,我来过了。那天,在东掌,作为行者,我走过了且灵魂仍然活着!

发布者

山西苗满红

屯留县第三中学党支部书记,语文高级教师,山西省学科带头人,山西省省级教学专家库成员,2012年至今连续担任山西省全员培训辅导老师,日常生活中对生活热爱,喜欢教育,喜欢文学,喜欢做义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