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子一下子地

苗满红

我想用对运气、惯性两个词语的思考,用“一下子一下子地”的一个动作表述来阐述我目前的生活,那三个字叫“还不错!”

一、运气

有顺风的时候就必然会有逆风的时候。

08年后半年到15年前半年,就是我的人生和事业最顺风顺水的时候。好的就像运气来了挡都档不住,导致我自己自我认同比天大:我觉得我就是那个就是那个最有发展潜力的教师。我先是在我们镇区域率先评上了中学高级教师。在我们县区率先评上了省级学科带头人,代表省教科院去参加省级送培下乡,在我们市区第一个被选上了省级初中“中小学名师培养对象”,代表北京大学去参加国家家送培到县。我的事迹被《屯留报》《长治日报》一直登到《山西教育》杂志上,当我自豪的以名师自居,大多数人也这样认为时,我们都认为假以时日,我能去参加特级教师的评选,能参加正高级教师的评选也是极有可能。

15年4月开始,我的人生遇到了逆风。我因为长期过渡劳累与不舍得花时间维护身体,在喊了好几年三高后终于有一天得了脑梗塞。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如果由身体中间从头至脚画一条线的话,左半个是我的,我知道;右半个是谁的,我还真不知道。话不会说,说不清楚,想让买个茶叶壶,我硬生生的说成了爬叶福。脑袋时而清醒时而糊涂。不用说上课了,家人已经给我准备好轮椅了。她们还准备以后以后太阳好的时候推着我散步的时候,路过三中门口时说:你还记得记不得这是那儿?想当年你在这儿工作了十多年,度过了你最美好的年华。

在人的一生里,好运的时候和倒霉的时候相加,所有的努力暂时都回归成了零。但我后来逐渐明白,零的意义绝不是表示没有,相反,它意味着公平。我明白了这人生的运气其实就是天道,真正需要用规画圆矩画方。

二、

巨大的东西往往具有巨大的惯性。这就是泰坦尼克号在关闭引擎之后还会撞上冰山的缘故。

近五十年的人生积累,近三十年的正能量养成,让我在得了重病之后还在清醒的那一瞬间首先想到的是我想去教书。想到老天爷不把我收走,就是还想让我做我自己喜欢的事,我要挣扎着爬起来。不能说我什么都是从头再来,但也差不多。我想去学校上班,亲人说就像你这样,连路都走不成个溜,你怎么上讲台?我想无论多大的事情,哪怕这件事听上去看上去都远远超过我的能力,我也不要惧怕它。“不可能”时常是一个巍峨的假象。后来我就去了学校上班,我觉得即使是当个教辅人员做不了多少事,我也要到学校去,只有在学校我自己就觉得自己才像个老师。

后来,我想参加长治市中考阅卷,以前我是长治市中考作文阅卷组的组长,语文大组长征求我我意见时我表示非常想去再锻炼锻炼,但是学校和县里都因为我的身体不想让我去。我和领导左申请右保证,才在第二年勉强让我去了,还是左叮嘱右安顿。最后我在小心努力下,不但保证了身体没有问题,而且还完成了任务,并获得了市中考优秀阅卷教师证书。再后来,我和长治师训科的负责老师再谈我参加全员培训辅导工作的事,他全面了解了我的情况后,让我参加了网络培训,我在合理调配了自己的工作时间后,开始努力用心的做,后来被评为省优秀辅导教师。

事实上,在巨大的惯性之下,只要加上那么一点儿的力量,它前行的姿态就保持住了。问题是,你不能停,一停下来就再也无能为力了。只要你不停息,“不可能”就会成为“可能”,并最终成为奇迹。

三、一下子一下子地

当年在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急,我恨不得一下子就把工作做完做好,拼命做的后果是,常常令我心烦意乱甚至到最后变成了难以为继。出身农村的农民父亲告诉我:“生活就像种地,要一下子一下子地。”后来我明白这句话所需要和包含的其实就是耐心。

就像星期放假及开学值班,没有人要求我次次值班,并且周日提前到,周五推后回的值班。有些时候我也不能对每一个人能完全解释得通我的所做所为,当然也没有必要。我在屯留住,我还没有车,我们在等到全校学生特别是坐沁源车的学生完全走了之后,我才考虑我回家的事。回不去就不回了,周六早上不会再回?当初,我就只想我和管安全的副校长一起配合把学生的安全工作做好。虽然每次都有意想不到的困难:天冷天热,天早天晚,车多车按时,车少车误点,值班的人多人少,返程乘客的多少,只有深入你才会明白你每次可能遇到些什么。哪怕有一个学生没有走,我们都要求自己不能说顺利完成任务。但是别人急躁我不能急躁,别人有怨言我不能有怨言,我知道我们的表态会更增加负面及灰色情绪。我们就只想一下一下地做,做成属于自己想做和需要做的事。我不着急,不表功,我就想让事情能做的过了自己的心。就这样一次一次,一周一周,一月一月坚持取得了大家的信任。我们很聪明,也能找到逃避与狡辩的N条理由,但是你可能体会不到并且是最可怕的东西:那就是与人的交往过程中之中,在理念世界里,对错似乎很重要;但在现实世界里,信任比对错重要多了。不明白这个道理,可能无论向那个方向走都感到遇到的是逆风。

“一下子一下子地”,这句话像路边田里的野草一样普通,但是,我不会因为它像野草一样普通就怀疑它包含的真理。

再说去年完成有些任务时,我想起来了我去图书室参加整理图书的事。开始看到那些没拆包的新书、部分需要整理的旧书还有可能要报废的废书堆得书山书海,让人看着头都发炸。重新整理编号盖章输入电脑贴膜上架,有人笑着说一年也弄不完。我们说“一下子一下子地”做吧,一天天、一本本、一道道工序,像愚公一样挖山不至,而山不增加。整整一个半月,我和校长一有空余时间就去图书馆帮助整理图书,我们的薄弱学校改造工作一大块一大块的硬骨头被啃了下来。师生一看到共产党员志愿者的红袖标,就觉得一下子有了主心骨。

    当然我还害怕有些工作,有些领导给我的指示或者好心人给我的提示是:那个就是完成任务,有就行,没有人细看。你抓紧时间交了就行,只要不让通报了就行!我就想,我们不是不玩文字游戏吗?我们不是不搞形式主义吗?我为什么要那样做呢?用这样的不通报甚至得到表扬,对我来说有什么意思呢?既然是任务,我就是要“一下子一下子地”非把它做到程序走到,过程做实,我觉得这才叫完成了任务,下到了功夫。如果不能过心,无论有多么及时,有多么漂亮华丽的文字,那有什么作用和效果呢?如果没有“一下子一下子地”,我们怎么能体会到这七个字中包含着的无边的琐碎、无边的耐心、无边的重复和无边的挑战呢?怎么会在慢中体会到生命枯荣,人生成长的坚韧过程呢?

生命是一次单程旅行,很多东西和衰老一样,注定无法逆转。

但历史和哲学可以让人的心变得巨大无比,因为历史讲永恒,是时间上的永恒;而哲学讲无限,是范围上的无限。有了永恒和无限,面对眼前的一切你都可以自豪的说:我目前还不错!

生活,在一下子一下子地……

发布者

山西苗满红

屯留县第三中学党支部书记,语文高级教师,山西省学科带头人,山西省省级教学专家库成员,2012年至今连续担任山西省全员培训辅导老师,日常生活中对生活热爱,喜欢教育,喜欢文学,喜欢做义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