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是谁无关紧要

一位老人牵着驴,看到路旁有块地,上面长满了繁茂的花草。老人就松开驴子的笼头,毛驴一路飞跑着朝嫩草地奔去。它在那儿打滚,蹭痒,活蹦乱跳,边喊边吃。这时,敌人将至。

“咱们快跑吧!”老人急忙说。

“为什么要跑呢?”正在草地上打滚的驴子问道,“敵人会给我架两副鞍子,让我驮两倍的货物吗?”

“不,这倒不会。”老人说完,拔腿便逃之夭夭了。

“我归谁所有,对我来说不都一样吗?”驴子自言自语地说,“你尽管逃跑好了,让我待在这里啃嫩草吧。反正对我来说,敌人和主人是一个概念。”

奴才只知抽在自己身上的鞭子的轻重,主人是谁无关紧要。

发布者

山西苗满红

屯留县第三中学党支部书记,语文高级教师,山西省学科带头人,山西省省级教学专家库成员,2012年至今连续担任山西省全员培训辅导老师,日常生活中对生活热爱,喜欢教育,喜欢文学,喜欢做义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