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教育成功的要义有什么?

中国教育学会

芬兰,人口仅五百多万,国土面积只有三十多万平方公里。其教育发展水平在短短几十年跃居世界前列,芬兰中学生在世界OECD组织的PISA项目测试中表现优秀。芬兰教育何以让全球教育界如此关注呢?其成功给了我们什么启示呢?

Part

1

现象教学:

跨学科综合学习彰显新课程核心价值

2016年8月,在芬兰中小学全面推行新课程。据芬兰Jyvaskyla大学教育学院Pekka教授介绍,本次芬兰教改的核心价值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一是强调学生的独特性与接受优秀教育的权利;二是充分体现人本、教育、启发、平等和民主;三是突出多元文化;四是建立可持续发展的生活方式的必要性。

现象教学是一种基于社会生活现象的教学。

其一,现象教学强调以某一社会生活现象作为教学的主题和内容。

芬兰Nurmijarvi初高中学校校长助理强调,该校根据不同年级的学生设计了不同的主题,如海难逃生、活在森林、美味大餐等。

其二,现象教学是一种基于多个学科整合的跨学科教学。

Nurmijarvi初高中学校校长介绍,该校自主选择一定的学科进行整合,如海难逃生的主题,融合了物理、历史、地理、化学、生物、政治、造船、家政、安全等多个学科的知识。

其三,现象教学是一种基于对话的小组合作探究式学习方式。

强调愉悦的情绪、与他人合作交流的创造性活动。

Pekka教授介绍,现象教学基本按照九个流程进行:确定学习主题-学习结果描述-实践中了解-学科角色-找出关联-阐明问题确定项目-列出具体活动-找到可用设备或资源。

芬兰所谓新课改即现象教学,这并不是空洞的概念,而是早就生长于芬兰的课堂教学,只不过现在国家才系统地提炼出来,大力提倡并实施。Pekka教授说,

我们所拥有的知识和能力中,有大约20%是在正式场合学到的,80%左右是在非正式场合学到的。这说明,人可以在个性化的环境中自主学习,也有与他人合作学习知识的能力,这就是现象教学理论存在的现实基础。

总之,现象教学把过去重学生专科学习转变为多学科的综合学习,把过去旨在“学生学到什么”转化为“学生发现什么”和“没有学到什么”。教师由学习的传授者转变为推动者,对学生少用外部评价多用内部评价(即自我评价)。创设主题带领学生深入生活,对学科知识进行运用、体验、感悟、思考、发现和创新。

Part

2

公平教育:

真正地帮助每一个人建立未来生活的自信

公平教育源自民主平等普世的教育理念。

芬兰的教育去精英化,是真正的平民教育、普世教育,真正地尊重每一个人,为每一个人建立未来生活的自信。

芬兰前总统马尔蒂·阿赫蒂萨里(2008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说:“未来10年内,约有12亿15~30岁的年轻人进入职场,依照我们目前所采取的相关政策,只有三亿左右的人能够得到工作机会。其他九亿人怎么办?我们要迈向和平发展并且为这些年轻人提供希望,这是很大的挑战。”芬兰总统关注的是每一个年轻人的工作机会。基于这样的社会观,芬兰教育也旨在为每一个人提供教育机会和社会发展通道。在芬兰,教师的大部分精力用于关注学习困难的学生。

完善的教育体系为每个学生提供多元的成长路径。

在芬兰,初中学生完成九年免费的义务教育后,有这样的四种升学渠道:

一是升入普通高中,将来选择学术研究型大学;

二是升入职业学校,毕业后工作两年可报考应用型大学,也可继续就业;

三是普通高中和职业学校同修,未来的选择可以是学术性大学和应用型大学的多选;

四是直接拜师学艺,走上技术专业化道路,成为专门人才。

 

如此完善的教育体系,提供多元化的升学路径,目的是让每个学生获得均等的成才机会。

特殊教育是芬兰公平教育的软性保障。Pekka教授向我们展示了两幅图画生动地说明了芬兰教育的公平性(见图1),如果说教育平等意味着所有学生都有机会享受教育,那么特殊教育则是给学习程度不同的孩子以不同的帮助,让他们都能享受教育的公平。

芬兰的中学要开设家政课程。家政课程让每个学生明白学习是为了更平和地生活。我们参观了Nurmijarven初高中学校的厨艺课堂。十来个系着漂亮蓝色花纹围裙的孩子们正在学习制作披萨。有四个孩子趴在一起,一边看书,一边在纸上写写画画,老师介绍说,他们在进行食材计算。家政课是一门非常具有实用性和综合性的课程。

以厨艺课为例,首先,学生要学会认识各类食物与食材;其次,要了解各种食物的营养价值,并学会如何进行营养搭配;之后,还要学习家庭的经济与预算,要学会计划性地安排生活;此外,还要学会如何整理房间,如何进行垃圾的分类,等等。家政课程让学生学会适应普通人的生活,既学会了技能,又调整了平和的心态。

高福利的民主国家制度为每一个学生提供平等的教育机会。芬兰是一个高福利的国家,教育、医疗均免费,不仅学前教育、义务教育免费,连高中和大学教育都免费。

总之,芬兰抛弃国际社会主流的追求竞争的教育观念,致力于教育公平,学校平和而平等地为每一个学生建立未来发展的信心。对学优生用力较少,而对学困生用心最多。注重的不是成绩,而是成长,使每一个人公平地成长。

Part

3

教育信任:

开放的评价给教育注入了自由飞翔的力量

在芬兰交流期间,我们听得最多的一个词就是信任。在访问期间我们经常问,政府怎么考核学校,学校怎么考核教师,教师怎么考核学生。芬兰同仁总是回答:没有考核,自我评价,相互信任。

政府信任学校。政府只对学校做一些大政方针上的要求,对学校的具体管理与教学不予干涉,对学校几乎没有考核指标,不评等级学校,政府努力消除校际差别,建立校际交流网络。

学校相信教师。芬兰教师全权处理教学大纲、学生评估、校园改善及社群参与。学校不按考试成绩对教师进行考核,不在教师人群中评优。教师的职业动力不是来自学校的成绩考评,而是学生学习成长的需要以及自己的内心良善、责任心和专业精神。

教师相信学生。芬兰初中以前(除初中毕业考试),国家不举行考试,小学不考试,高中举行毕业考试和高考,而高考成绩和高校录取也不是绝对的关系。芬兰的小学生一般只上半天课,下午半天学生参加课外活动或各种学习或娱乐俱乐部,没有参加活动的学生就可以回家。学生的家庭作业的压力并不大。芬兰大部分中小学生都能在校内完成家庭作业,回家的家庭作业就算有也一般不会超过半小时。在课堂教学中,教师相信每一个学生,学生只需对自己的学习过程和效果做自我评价。这种开放的激励性的评价方式消除了学习困难学生的学习恐惧感,让每一个学生都能在学习过程中充满自信,激情地获得深度体验。相信学生,就是从“唤醒”到“内省”。

学生、家长、社会信任学校和老师。芬兰教师具备帮助学生成为成功学习者的专业能力,他们受到家长和社会的信任。教师和教学质量这两个核心因素又使学校赢得了家长和社会的信任。这种信任反过来激励学校和教师为每一个学生的成长负责。

总之,芬兰人的信任已成为一种文化。芬兰的教育改革没有采用竞争、选择、标准化考试等市场化的运作手段,而是选择了对学生和对专业人员个体自觉的高度信任。在芬兰访问的每所学校,我们都会听到校长老师们谈论“领导力”。初识“领导力”觉得有点行政化和空洞。但连续几天的讲座和实地考察,让我们明白了“领导力”的核心就是相信,政府相信校长,校长相信教师,教师相信学生。

Part

4

少就是多:

教育效率是在缓慢的教学进程中等待与唤醒

芬兰的课堂教学节奏缓慢,教学内容也比较少,一般一堂课只讲一两个概念,或由某个生活现象引出话题,就布置学生讨论,让学生完成课堂作业。相对于教学目标的达成,芬兰的课堂更重视学习过程和结果的深度体验,重视小组的合作探究。

“孩子,不着急!”这是我们在课堂上听到的最温暖的话语。在一堂三年级美术课上,大家专心致志地制作自己的“小怪物”。一个小姑娘用剪刀剪裁图画,不小心一刀下去,剪坏了所画的线,“哎呀”了一声,老师听到后,迅速走过去,抚摸着她的头说:“孩子,没关系,不要着急!”然后耐心地指导她先剪掉图画外围多余的部分,再逐渐向内裁剪。看到修复好的图画,小姑娘欣慰地笑了。

Pekka教授给我们讲课总是那么从容,我们着急的时候他一点都不急。每次讲课的内容都很少,主要是体验。他总是说:“不要太在意结果,过程才是重要的。”比如,9月13日,在Jyvaskyla大学学习的我们感受“unlearning”。Pekka教授要我们思考:什么是“忘却”?“忘却”对学校的发展有什么意义?教学方式是让我们到户外探寻,拍下激发我们灵感的照片或视频,并加上文字记录,上传到微信群中。

什么是“忘却”?让自己的身心回归自然,用心灵去感受,你会发现这个司空见惯的世界有着太多的微妙……我们很多时候被世俗束缚,被尘埃蒙蔽,是否记得自己最初的梦想,是否明白教育真正的出发点是人?

教师这个群体,太容易被裹挟了,时代的洪流、功利的评价、烦杂的琐事……只有自我觉醒、自我回归,才是最好的教师生长。

课程结束,我们有个学习小组以情景剧的形式展示自己的发现和心得。第一幕:忘却。忘却我们是教师、教研员、园长、校长,记住我们是人、是自己。第二幕:发现。发现自然中的树叶、浆果、池塘和野鸭、看野鸭的人、透过树缝的阳光、母亲和孩子,还有全新的自己。第三幕:反思。解放身心,重新认识自我和自我的价值。

总之,芬兰教育的缓慢其实是等待和唤醒,是教育效率的体现。在芬兰有一种说法叫“少就是多”。教得愈少,学得愈多;考得愈少,学得愈多;愈多元,愈平等。这样的慢,是慢在兴趣培养,慢在自我建构,慢在润泽生长。

发布者

山西苗满红

山西苗满红

屯留县第三中学党支部书记,语文高级教师,山西省学科带头人,山西省省级教学专家库成员,2012年至今连续担任山西省全员培训辅导老师,日常生活中对生活热爱,喜欢教育,喜欢文学,喜欢做义工。

发表评论